给我一瓢长江水啊长江水
那酒一样的长江水
那醉酒的滋味是乡愁的滋味
给我一瓢长江水啊长江水

© 乡土情深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同人】[ALL叶][架空]《Dragon》番外<<09.楼叶①

飞驰的脑洞:

番外<<09.楼叶①


 ※私设注意※


义斩虽然在联盟资历尚浅,但论硬件设施却绝对不会比任何一家老资格差,一群阔少爷最不差的就是钱。

 

而如今,义斩团长室宽大的豪华办公桌后,他们的团长大人斜坐在那里撑着下颌,面前的山多士已经渐凉,他叹了口气,45°的侧脸明媚而忧伤。

 

进来查资料的文客北都要被他恶心坏了,很嫌弃地端着杯子离得远远。

“烦死了,快去跟叶神告白然后被甩。”

 

“你就这么肯定我会被甩啊!”

 

“难道不会么?”

 

高大的青年瞬间被击沉。

 

楼冠宁,身材好颜更好,有钱,任性,妥妥的高富帅。

但就这样一位可以让闺蜜翻脸撕逼的稀有青年,却在为恋爱烦恼不已。

 

是的,楼冠宁有个暗恋对象,那是被称为斗神的男人、兴欣的兵团长、全联盟最大的Boss——叶修。

 

要问楼冠宁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叶修的,他自己也说不清,只是一想到那个男人叼着烟薄薄卷着的嘴角,就忍不住想要微笑,心里像是戳开了盖子的蜂蜜柠檬,甜甜的有些微酸,又带着些许苦涩,抬起头望天,香樟的叶片下是一缕浅橙的微光,45°明媚忧…

 

“Stop!!”

文件夹脱手而出,毫不留情地砸在楼冠宁脸上。

“你是初中生吗!恶心死了!”

 

“叶神我初恋啊!”

 

“你之前不是挺多女朋友吗?”

义斩这一群小姐少爷算得上从小玩到大,文客北有段时间看到楼冠宁旁边的妹子每个月都不重样。

 

“可我没追过人啊,都是她们自己贴上来的。”

楼少爷说,被发小投掷过来的马克杯击中脑门。

 

“你们闹什么?”

钟叶离刚进门就被这一幕吓了一大跳。

“别闹了,兴欣刚才来了联络,说要跟我们联合任务。”

白龙少女的样子有些匆忙,她扫了眼屋里的两人,最终目光定格在楼冠宁身上。

“叶神亲自来。”

 

义斩团长哐当一声从椅子上掉下去。

 

“楼少你别太激动,任务后天开始,你还有时间考虑计划。”

 

“对对!...我应该做什么?”

楼冠宁手忙脚乱地爬起来。

 

“出任务啊...”

战斗法师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你别给叶神添麻烦就行了。”

 

“我哪有那么挫!”

 

“你是还好啦,不过跟叶神比起来就是战五渣。”

文客北是妥妥的叶修脑残粉,知道楼冠宁的心思后没少故意吐槽打击他。

 

钟叶离对于这样的情况已经是喜闻乐见,她翻了翻手上的文件夹。

“楼少别难过,这次任务只是简单的遗迹外围探索,因为离咱们家很近,想来叶神也是打算找个熟人带路方便,你不用担心出现意外情况反而要被叶神救。”

 

“...能别补刀么你们...”

高大的火龙青年趴在桌上捂住脸。

 

“总之,你只要在叶神面前把优点都表现出来就好了。”

钟叶离把文件夹交到他手里。

 

“楼少的优点...除了脸跟钱还有什么?”

文客北摸摸下巴。

 

“专情?”

白龙牧师转过身来。

 

“说好听点叫专情,那其实就是痴汉吧,上次叶神来用过的筷子都被他收藏起来了。”

战斗法师摊摊手,忽然问道。

“楼少你没拿去舔吧?”

 

“滚!”

 

“闻也不行啊。”

 

“以团长的名义给我滚出去!”

 

两人嘻嘻哈哈地出去后楼冠宁半天才松了口气,他瘫在宽大的皮制座椅上,愣了好久慢慢打开上锁的抽屉,里面有个狭长的盒子,透过玻璃盖可以看到红丝绒上躺着一双雕花漆筷。

 

红龙青年长叹一声,到时候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

 

义斩其他人知道与兴欣的联合任务是叶神亲自出马后,都非常默契的表示有事很忙不能参加,发小们温暖的眼神差点让楼冠宁当场抓狂。

 

就这样到了任务当天,一大早文客北就让楼冠宁从被窝里挖出来,红龙青年睡眼朦胧地打着哈欠,只见他们团长曾经井井有条的衣帽间此时变得乱七八糟。

 

“领带用什么颜色的比较好?果然要跟袖口搭配上吧?还是说穿得休闲一点?”

 

文客北看着曾经也算风流倜傥的发小如今一副恋爱中的初中女生模样,简直想要呼他一巴掌。

“你是去做任务又不是约会,穿制服就好。”

 

“制服...嗯,对对,那胸针搭配什么颜色?”

 

文客北忽然很想掏出战矛在他身上戳几个窟窿眼。

“烦死了你!别捯饬了,反正再帅也帅不过人周泽楷。”

 

楼冠宁想起战斗时杀神一样的枪王到了叶修那里顿时就变得无比乖顺,于是文客北这么一句话就把楼冠宁击沉入了马里亚纳海沟。

 

“...呃...好啦,每个人都有优缺点,你肯定有比周队出色的地方...”

看到好友像是只撒了盐的鼻涕虫,红龙青年赶紧安慰道,不过这话刚出口他就后悔了。

周泽楷是谁?联盟现任头牌...不对,第一人,爆表的颜值和战斗力暂且不提,有钱有身份,不管从哪个方面都能甩好几条街...

 

“...咳咳,你,呃...你至少比他话多。”

文客北拍了下好友的肩膀。

 

“卧槽!有本事这话你对黄少天说去啊!”

楼冠宁咆哮,远千里之外的剑圣打了个喷嚏。

 

好在没有闹太久,叶修没跟他们约定时间,楼冠宁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到,早早就穿戴整齐站在门口,对着玻璃门一遍一遍整理发型。

 

叶修来的时候正看到这一幕,他倒是没多想,怀着一点点恶作剧心理蹑手蹑脚地靠近,直到快贴上楼冠宁的后背才出声。

“小楼这是干什么呢?”

 

楼冠宁让他吓了一跳,慌着转身后脑勺咣当撞在玻璃推门上,顿时疼得飚出眼泪。

“嗷!叶...叶神你来啦!”

 

叶修没想到会把他吓成这样,赶紧伸手一摸,后脑勺上鸡蛋大个包。

“没事吧?还疼不疼?”

 

楼冠宁刚想说不疼不疼,低头就看见叶修薄薄的嘴唇,望过来的眼里似笑非笑,他咽了口唾液,到嘴的话出口变成了另一种味道。

“有点疼...”

高大的青年垂下头来,让男人摸着后脑勺。

 

“那揉揉就不疼了。”

叶修嘴里还叼着烟,呼哧呼哧就揉了起来。

“小楼你发型坏了啊,刚才干嘛?今天要见女朋友?那任务可以改天,我不着急。”

 

“不不不!我没有女朋友!”

楼冠宁一下子跳起来,半晌又低下头来小声补充。

“不过有喜欢的人...”



====================

TBC.


Ps.嗯,楼叶~想写意外不擅长恋爱的楼少,总之就是初恋吧~这样的~

私设请注意。

记错了钟叶离的性别...(捂脸)已修正,抱歉实在是对她印象稀薄..._(: 」∠)_

评论
热度 ( 689 )